您現在的位置:海峽網>新聞中心>國內頻道>國內新聞
分享

四問西安明秦王府城墻坍塌事件

新華社西安8月9日電 題:四問西安明秦王府城墻坍塌事件

新華社記者

8日,西安市中心新城廣場西南角的明代秦王府城墻部分墻體發生坍塌,造成4輛汽車受損,4名群眾受擦傷。經當地有關部門初步勘察判斷,坍塌部分為原城墻遺址新筑保護性土體和東北側外包磚砌體。坍塌原因為近期連續大雨所致。

然而,新華社記者調查發現:經多年反復維修的城墻保護性土體、磚體為何先于遺址本體嚴重損壞?距離遺址不足10米的多座非文物建筑是否影響遺址安全?城墻墻體汛期中已出現裂痕,主管部門是否依規編制并落實了應急預案?后續排險、修繕工作如何展開?這些問題均有待當地有關部門明確回答。

追問一:城墻保護性土體、磚體為何先于遺址本體嚴重損壞?工程質量是否過關?

記者了解到,秦王府是明藩王府邸,建于明洪武年間,距今約600多年歷史,2003年被列為陜西省第四批文物保護單位。

現場專家組成員、西安建筑科技大學教授陳平表示,在此前的修復工程中,為保護裸露的明代夯土,在其外層加筑了保護性土體和外包磚。專家組現場勘察后判定,坍塌部分為原城墻遺址新筑保護性土體和東北側外包磚砌體,未傷及原明代城墻夯土。專家組認為,西安近期連續大雨導致雨水下滲,將墻內黃土泡軟后產生側壓力將墻擠向外側引發相關墻體坍塌。

但記者了解到,2007年到2011年多年間,當地均對明秦王府殘存墻體實施包磚和夯土填充加固。近十年來,墻體也曾經歷過多次修繕。在西安眾多與之時代相近的露天遺跡中,此次卻唯獨它倒在了雨中。

國家文物局文物保護與考古司有關負責人表示,古建筑修繕工程有其特殊性、針對性和不確定性。近年來,為進一步加強修繕工程管理,提升修繕工程質量,主管部門在《文物保護工程管理辦法》基礎上出臺了多部規范性文件。記者發現,相關文件中確有部分內容對文物遺跡修繕施工設計在防洪、排水方面作出要求。

該城墻修繕工程在設計結構規范方面是否存在不足?工程質量是否過關?記者就此聯系了西安市文物局,該局并未作出說明。

追問二:鄰近城墻的多座非文物建筑是否會增大安全隱患?

記者發現,明秦王府南側有多棟酒店、辦公樓等建筑物,其中部分距離墻體不足十米。專家表示,《西安市不可移動文物保護條例》等規范對文保單位保護范圍內以及鄰近文保單位的建筑物有嚴格規定,就是為了避免增大保護風險。

陜西省文物局向記者表示,這些建筑在該遺址2003年列入陜西省第四批文物保護單位之前就已存在,屬歷史遺留問題。

陳平表示,經專家現場勘察研判,認為周邊建筑不會對此段遺址安全造成不利影響。

追問三:城墻墻體汛期中已出現裂痕,主管部門應急措施是否充分?

記者在現場了解到,此前當地文物部門已發現該城墻相關墻體出現裂縫,并于8月初在城墻北側拉起了隔離帶,禁止行人進入城墻下的人行道。記者從居住在城墻附近的市民周先生處了解到,這段城墻出現裂縫并非第一次。去年夏季也曾因雨水沖刷出現過裂縫,進行過維修。

《陜西省文物保護條例》要求縣級以上文物行政主管部門應當制定重大文物安全事故防范預案,落實相關安全防護措施。國家文物局文物保護與考古司有關負責人也向記者表示,主管部門要求相關建設項目實施和后續運行過程中要制定應急預案,進行安全評估,做好防護措施,確保古建筑安全。

西安市文物局向記者表示,省、市、區均對汛期文物安全工作進行了安排部署,提出了工作要求,并進行督導檢查。涉及此次坍塌的明秦王府城墻修復保護砌體段落,前期當地新城區文物部門已安排組織進行了臨時性防護,在城墻頂部搭設了雨棚、增加排水溝、設立隔離設施。

但對記者提出的“是否依規編制了重大文物安全事故防范預案”“已采取的相關措施應對風險等級是否足夠”等問題,西安市文物局等部門相關負責人未予答復。

有文保專家認為,面對墻體反復出現的損壞信號和明顯的災害環境,僅采取搭雨棚、加排水溝等措施,而未對有明顯隱患的地方采取防護措施。

追問四:后續文物排險、修繕工作該如何展開?

國家文物局文物保護與考古司有關負責人表示,國家文物局要求各地文物部門及時發現古建筑安全隱患,提前做好應急預案。對于存在險情的古建筑,一方面要做好相關措施,確保人員安全;另一方面,要編制古建筑搶險方案,及時消除文物險情。

據了解,西安文物部門8日已組織專家組進行勘察會商,對相關城墻保護層進行加固和恢復處理。按專家組會商意見,在清理北側坍塌區域坍塌土體及砌塊后,將對坍塌區域對應保護砌體進行局部卸荷,勘察滲水范圍、深度,并對拆除部位進行臨時性防雨、防護措施。陜西省社會科學院文化專家王曉勇認為,應借鑒古代沿用的建筑材料、傳統工藝和維修程序對明秦王府城墻進行修復,以解決文物的排水滲水、承壓等技術問題。同時西安市已開始對全市文物保護單位進行全面風險排查。

國家文物局副局長宋新潮此前就汛期文物安全工作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當前一些地方,文物修繕中防災減災措施缺少針對性指導,許多文物自身的防災抗災功能尚未很好發揮。一些地方文物防災減災工作未得到應有重視,文物防災減災尚未作為重要和專項內容納入地方自然地質災害監測預警和防災減災體系當中。同時,各地基層文物部門和文物保護管理機構隊伍建設薄弱,人員力量普遍不足。

記者了解到,2019年西安市文物局機構職能被并入市文化和旅游局,直至今年上半年才獲重新組建。目前官方網站仍未上線,其在文物保護、修繕等方面投入等相關信息也無法查詢。

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高級工程師萬金紅建議,借助互聯網、云計算、區塊鏈、地理信息系統和大數據分析等技術手段,搭建文物災害風險線上線下監測系統,形成不可移動文物災害風險專題數據庫,開發文物災害風險專題評估系統和專家診斷系統,建立在線風險診斷云支持平臺,進而整體提升文物災害風險管控水平。

宋新潮表示,要加強開展文物災害風險評估,將建筑加固、防震、防滲、泄洪等文物防災抗災措施,作為文物修繕內容予以同步考慮、同步設計、同步實施。完善文物災害險情監測預警、風險評估研判、災情防范、受災處置、信息報告、災后修繕修復等一系列應急處置程序和措施,開展應急培訓和演練,切實增強文物安全應急處置能力。加大投入,中央和各級政府財政設立文物防災減災專項經費,增強文物抗災能力和搶險救災保障。(記者楊一苗、施雨岑、李華、吳鴻波)

責任編輯:趙睿

最新國內新聞 頻道推薦
進入新聞頻道新聞推薦
琉璃59集超前點播完整版播放 琉璃電視
進入圖片頻道最新圖文
進入視頻頻道最新視頻
一周熱點新聞
下載海湃客戶端
關注海峽網微信
?